正规接单赚佣金的平台

专业创造美丽威海
专业    厚德   正气   担责
多元发展    兼容并包   进取创优   行业领先
品质立身    厚重守信   拥抱未来
打造精致威海新名片

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每周一案:扣任性怠惰 私欲膨胀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2

王杰,男,土家族,1964年8月出生,198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石柱县)万朝乡党委副书记,石柱县沿溪乡党委书记,石柱县副县长,綦江县副县长,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秀山县)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代理县长,秀山县委副书记、县长,秀山县委书记。

2020年4月,王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12月,王杰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一、政治上不清醒,说一套做一套,对决策部署搞变通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秀山大力发展锰产业,产业发展也带来了环境污染问题。2017年4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向重庆市委市政府反馈意见指出,“秀山县18家电解锰企业渣场均无防渗系统,总体整改工作推进缓慢”。市委市政府遂要求秀山县在当年底前完成整改。

接到这份年底前完成整改的“最后通牒”,时任秀山县委书记的王杰除了常规听取环境保护工作例行汇报外,从未专题研究锰渣场治理方案。在听取整改工作汇报时,他又片面强调渣场体量大、地质情况复杂、资金不足、技术有限等客观困难,以秀山县无资金无项目为由,决定以环境风险管控的方式代替渣场无防渗系统问题的整改,导致整改工作无法落地、浮于表面,推进缓慢。

二、 “想要又怕”,挖空心思粉饰肮脏交易

回顾王杰堕落腐化的过程,不难看出其是由量的积累引发了质的变化。在工作的第二个十年,也就是其出任石柱县副县长期间,一些应酬交往不断冲击着他的廉洁防线,也在潜移默化中让他慢慢蜕变:起初他收受千元的红包时心里还很不踏实,但随着权力、地位的提升,其胆子也大了,开始收受大额财物。

贪如水,不遏则滔天。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王杰的欲望日益膨胀,但党纪国法的严厉又让他心生畏惧。“王杰是知法的,他深谙‘伸手必被捉’的铁律,‘想要又怕’的心理驱使他挖空心思把肮脏的权钱交易粉饰伪装成正常合法的市场交易。”办案人员说。

王杰自认为躲在他人身后,就可以做到“常在河边走,也能不湿鞋”,渐渐地从“想要又怕”变成“敢想敢要”,在违纪甚至涉嫌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据查,王杰利用职权大搞利益输送,频繁帮助“圈内”10余名老板在工程承揽、土地调规、房产证办理等方面“打招呼”“开绿灯”,以此收受巨额财物。

三、专权擅势,在扭曲的权力观里迷失堕落

秀山地理位置偏远,地处武陵山区渝湘黔交界,距离重庆主城大约5小时的车程,这让王杰自以为“山高皇帝远”。任职县委书记后,王杰大事糊涂不作为,要事敷衍不担当,小事麻痹不自觉,整天混日子。对此,他坦言“我不清楚秀山政治建设重点任务和突出问题,党建工作推给组织部长,意识形态工作扔给宣传部长。对口碑差、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干部,不问不管,还美其名曰‘要依靠本地干部推动工作’。”

作为秀山县党委一把手,王杰对肩上的责任不上心,对手中的权力却沉迷享受,将其变成打造个人权威的“金箔”,专权霸道,“土皇帝”“官老爷”架势十足。

独断专行的作风也让王杰失去了对权力应有的敬畏,信奉“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违反工作纪律,干预执法活动。2020年3月,他通过打招呼,让相关负责人帮助其妻子撤销了交通违法扣分,相应罚款也由他人代缴。

“身为县委一把手,王杰本应在其位、谋其政,履行好第一责任人职责,造福一方。但他却忘记初心使命,最终加速了其腐化堕落。”办案人员说。